逆行超速擅闯红灯 电动自行车“横行霸道”怎么治

  • 1/10
    毛豆新车总部客服电话–官方在线人工服务中心0757-25562437官方热线,人工客服075725561459.感谢你们的支持和理解!,您的满意就是我们的追求。

      电动自行车“横行霸道”怎么治

      电动自行车交通乱象调查

      ●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骑电动自行车出行,电动自行车销售市场规模不断壮大。与此同时,车主逆行、超速、超载、乱闯红绿灯等违法违规现象也日益增多

      ● 电动自行车骑行者违法行驶,导致交通事故频发,成为近年来交管部门整治的重点之一

      ● 一些经常出现闯行的路口,可以增加检测装置、电子监控等设施,对电动自行车违法违规行为进行监管。同时,地方应进一步出台相应的法规条例,加强对电动自行车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 本报记者  赵 丽

      □ 本报实习生 杨轶男

      “我对电动自行车真是又爱又恨,既爱它的轻便快捷易操作,又害怕有人骑着它逆行、乱闯红灯、超速行驶。”一个月前,北京市民赵静刚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在谈到骑行感受时,她这样说道。

      因灵活小巧、轻快便捷、环保节能等特点,电动自行车深受一部分人的喜爱。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骑电动自行车出行,电动自行车销售市场规模不断壮大。截至2021年6月,我国电动两轮、三轮自行车保有量已经超过3.5亿辆,并且还在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

      然而,随着电动自行车快速普及,车主逆行、超速、超载、乱闯红绿灯等违法违规现象日益增多。有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道路交通事故伤亡人员中,驾驶电动自行车导致死亡人数达8639人、受伤人数达44677人,伤亡人数接近非机动车伤亡人数的70%。

      围绕电动自行车交通乱象,《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

      部分车主横冲直撞

      严重威胁交通安全

      对于生活在北京西城二环内的赵静来说,电动自行车如今可以说是刚需,因为开车出去太难了:老小区没有固定停车位,开车回来很难找到车位;如果选择开车去学校接孩子,2.5公里的路程,晚高峰期间至少得开40分钟才能到家。

      纠结了将近一个月后,赵静不得不加入“电动自行车大军”。以前,她对电动自行车充满了“偏见”,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许多车主完全不顾交通规则,骑着车横冲直撞。

      这种“偏见”缘于一起交通事故。几年前,赵静驾车由北京市海淀区玉泉路右转弯进入永定路时,反光镜中出现一辆银灰色的电动自行车,车辆从她的车身右侧疾速驶来。当她发现车主并没有减速的意思后,只好采取制动措施,但电动自行车的前轮还是“嘭”的一声撞到了她的汽车右前门。待赵静下车查看车损情况时,电动自行车车主早已逃之夭夭。

      “那天,电动自行车的时速可能有50公里。”赵静说,如果发生人身伤害,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承担责任,“想想就后悔”。

      在北京开出租车的司机张师傅说起电动自行车,也是一肚子火,“跑不过、惹不起”。在拥挤的车流中,他常常看见一辆辆电动自行车毫不费力地超车,然后扬长而去。“遇上电动自行车,我都尽量躲开。否则如果撞上了,倒霉的还是自己。”

      在刚开学的第一周,赵静曾经步行去接孩子,路上再次遭遇“霸道”的电动自行车。当时,她在红绿灯路口准备由西向东过马路。等到绿灯时,刚走下便道,一辆电动自行车便由南向北逆行,径直冲了过来,直接撞在她身上。

      “更让人生气的是我还没说啥,对方竟然先斥责我‘走路不看道’。”对于这莫名其妙的指责,当时惊魂未定的赵静颇为愤懑。

      北京某高校在读研究生杨怡(化名)也有过类似的遭遇。有一天,杨怡出门后在路边扫了一辆共享单车,本打算推到自行车道上再骑,可还没等她骑上车,对面突然冲出一辆逆行的电动自行车,撞上她的车筐。等她缓过神来,对方早已经跑远了。

      经过此事后,杨怡每次出门时都十分小心,“尤其是在一些路口处,前后左右都要仔细看,就担心有电动自行车逆行”。

      电动自行车逆行的情况在河南省驻马店市也很常见。当地市民刘花(化名)注意到,尤其是节假日出行量比较大的时候,路上就会出现特别多的电动自行车。

      “为了快点通过拥堵路段,这些电动自行车车主基本上都是哪里有缝就往哪里钻。”刘花说,路口没有交警站岗执勤的时候,很多车主根本不看是红灯还是绿灯,直接就冲过去了。

      逆行超速擅闯红灯

      违法乱象屡禁不止

      11月29日早上,记者来到中国传媒大学西北角的一个交叉路口——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与定福庄东街、定福庄北街在此交会,附近有3所中小学和2所高校。记者观察半个小时发现,由于近期气温偏低,大量骑电动自行车的市民都戴着棉帽,仅有少部分市民佩戴头盔。仅7时50分至7时55分这5分钟内,该路口共有83辆电动自行车沿朝阳路由西向东通行,只有8人佩戴头盔。

      次日8时至8时20分,记者在北京市西城区白云路几处十字路口看到,大概只有10位车主佩戴了头盔,其余上百人均未佩戴。

      电动自行车越线停车、闯红灯的行为也很普遍。

      在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和朝阳北路的交叉口,大量电动自行车远远越过斑马线停车,甚至有部分电动自行车已经逼近机动车道。记者注意到,这些电动自行车车主有的是上班族,有的是外卖小哥。

      11月29日17时5分,一位身着蓝色服装的外卖小哥从路口东北角窜出,又猛地扭转车头斜穿过路口中央,而当时东西方向和南北方向都是红灯。6分钟后,又有3辆电动自行车在闯红灯时被迫停在马路中央,被来往车流包围。

      当天傍晚,在朝阳北路和石佛营路的红绿灯交叉口,大量越线停车的电动车连成一堵“电动自行车墙”,在右转车辆的催促下缓慢移动,慢慢挪出一个小口。随后这一“车墙”被右转车辆分成两部分,靠近路中心的电动车被包围在直行车流和右转车流中。与此同时,“车墙”也阻碍了另一方向非机动车的通行,部分机动车在通过路口的过程中被迫向外借用机动车道,进一步挤占了机动车的通行空间。

      在该路口的西南角,一位身着黄马甲的协管员卖力地喊着,“现在是红灯,稍微等一等,注意安全”,但一大波电动自行车车主视而不见,如同洪水开闸般闯过红灯。

      电动自行车的横冲直撞,不仅影响了机动车的通行速度,还进一步加剧了路口的拥堵。在白云路路口早高峰的时候,常会出现两三辆东西向行驶的机动车因让行闯红灯及越线停车的电动自行车被滞留在路口的情况,这些机动车被电动自行车围着,动弹不得,成为阻碍南北向行驶车辆的障碍物。几秒钟后,电动自行车流退去,滞留机动车驶离路口,交通秩序才恢复正常。

      此外,还有些电动自行车占用人行道违规行驶。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在朝阳路,由东向西的非机动车道较为拥堵,部分电动自行车便驶入人行道,排队通过十字路口,还有部分电动自行车由马路对面驶来,也驶入人行道逆向行驶。在木樨地南里和白云观滨河路南侧,人行道上有10多辆电动自行车行驶,其中还有几辆是逆行。

      交通事故频频发生

      处罚力度有待加强

      电动自行车车主违法行驶,导致交通事故频发,成为近年来公安交管部门整治的重点之一。

      在北京市,从11月1日开始,上路行驶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将面临扣车、罚款1000元的处罚。截至11月2日18时,北京交警便警告、查扣了6585起电动自行车违法行为。

      在广东省广州市,今年3月以来,广州交警共查处电动自行车各类交通违法行为30.1万起。

      2019年4月15日起,我国电动自行车新强制性国家标准《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正式实施。为落实新标准,市场监管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电动自行车国家标准实施监督的意见》。这些文件的出台,对于规范电动自行车的生产、销售、通行和使用,改善电动自行车的产品质量、安全性能起到了积极作用。

      那么,为何电动自行车安全事故依然时有发生?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柱庭认为,主要原因包括:缺乏强制性的登记制度,由于电动自行车没有登记,违法违规后很难找到当事人,所以对于电动自行车来说,各种交通执法难以落实;非机动车交通法规罚款金额标准是5元以上50元以下,处罚力度较弱;有些地方的非机动车道,一半都划成了机动车停车位或允许机动车借道行驶,在没有非机动车道的地方,车道两边全部都是停车位,实际上是在挤占非机动车的路权;当事人守法意识不强。

      “很多城市把电动自行车放在自行车道上,但是电动自行车的速度更快,有时候也会混行到机动车道上,安全隐患较为突出。”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认为,电动自行车起步速度较快,在路口绿灯放行时会产生抢行的现象,实际上也是一种安全隐患,同时还会影响路口的通行效率,加剧交通无序性。

      “如果警力充足,这个问题会得到较大改善,但不少地方的巡警、协警、巡查员等力量有限。”陈艳艳建议,加强信息化手段辅助监管,如在一些经常出现闯行的路口增加检测装置、电子监控等设施,对电动自行车违法违规行为进行监管。同时,地方应进一步出台相应的法规条例,加强对电动自行车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电动自行车使用较多的群体多为新业态从业人员,如快递员、外卖员,过去没有法律对其进行约束,统一认为该行业从业人员骑车属于个人行为。但随着社会发展,应该将其视为职业问题,所以企业也需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张柱庭建议,要科学立法,平衡个人、企业、用户(主要指新业态的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现在外卖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当用户过分要求外卖员快速送达时,也会给外卖员带来较大压力,从而产生交通违法行为。在平台算法设计上,也应充分考虑路途实际情况,不要迫使快递员、外卖员为了赶时间而闯红灯。”张柱庭说。

      漫画/高岳  

    【编辑:房家梁】
  • 中国军队第六批援老挝医疗队抵达万象
  • 首届“两岸共同市场海河论坛”在天津开幕
  • 新疆举办第十五届冬季旅游产业交易博览会
  • 31省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247284.7万剂次
  • 历史性突破!耿文强夺中国首个钢架雪车世界杯冠军
  • 总书记挂念的红色老区丨从“半条被子”到幸福日子
  • 香港理大及香港科大项目分别获得香港大学生创新及创业大赛特等奖
  • 经典再现!4K修复版电影《东方红》首映
  • 场面震撼!英国椋鸟空中聚集密密麻麻
  • 取消中长跑?中考体测不是目的身心健康才有意义
  •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毛豆新车总部客服电话–官方在线人工服务中心______视频网___(---逆行超速擅闯红灯 电动自行车“横行霸道”怎么治---)
  • 更多

    产品展示